军训开始快一个多月了,我接到了部队的通知, 要我下午去营部报导说全营要举行文艺汇演, 要我去参加舞蹈表演。 营部的连长用吉普车,带着我一起去营部。 去营部的路要经过郊外,吉普里又热又闷, 我随着汽车的起伏被颠阴部竟然被坚硬的座位摩擦着有点湿了。 我开始有些发骚了,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因为出来时我喝了很多水,所以这时我觉得下身憋的厉害, 很想尿尿。 我红着脸对连长说: 「停一下车行吗?我想方便一下。 」于是,连长把车停到一大片玉米地的边上。 我下了车,急急忙忙的钻进了玉米地。 我掀起裙子,褪下内裤,蹲下来小便。 在阴凉的玉米地里,我真有一种想要脱光了的冲动。 尿完了之后,我整理好衣裙往走。 突然我看到连长,正站在离我不远的田埂边。 我连忙躲到玉米丛里,看到他正用手套弄着大阳具, 一面向我刚才小便的方向张望着。 我知道他肯定很想干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骚的正厉害。 我们都是有色心没色胆,都装的一本正经的, 看来我得有所表示了。 看到连长向我望过来,我连忙退了几步, 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然后我找了个玉米很稀疏的地方,又把裙子掀起来, 褪下内裤蹲了下来装着在小便的样子。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哗啦、哗啦」有人过来的声音, 然后声音一下就没了。 我知道他一定看到我了,我很兴奋, 还故意把裙摆向上拉高想让连长更清楚的看到我光熘熘的屁股。 我正被自己这种赤裸裸的勾引行为兴奋的时候, 突然有人从我身后扑了过来? ?双手从我的腿弯穿过, 把我象小女孩撒尿一样抱在怀里。 我正准备假意抵抗, 连长却说道: 「小骚货, 刚才我一直在偷看你尿尿可没想到你这么骚, 要尿两次吗?」我这下羞死了没想到自己的小伎俩, 早就被人家识破了。 连长把我的上衣和裙子脱掉,胸罩和内裤也很快的被剥去。 我光熘熘的身体,被他恣意的捏弄起来。 连长不断的将我两个乳头,轮流的压下再放开让它弹起。 然后他用姆指和食指轻轻的捏转,接着抓住我的乳房往上挤, 将乳头挤高又放开重新捏转乳头。 一直到乳头硬挺,他才换另一个乳房玩。 连长轮流着爱抚、捏揉我的乳房,直到两个乳头都硬得不能再硬为止!我的乳头红红的又有弹性, 被弄的挺起来。 他用力揪着我的乳头抖动起来,我的两个乳房也带动着左右晃动起来。 他粗暴的把我的身体扳了过来,我雪白丰满的乳峰颤巍巍的抖动, 上面两粒樱红的乳头在他的揉弄下直直的硬挺着。 连长用舌头拨了一下我的乳头,我轻唿一声, 身子不禁为之颤抖。 我咬着嘴唇, 腻声道: 「连长, 好痒的。 」我的样子一定很骚,连长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 他把我推倒,我也举起双腿,用手抱着自己的大腿, 躺双腿曲起贴着胸口。 我用手拨开阴唇,让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他褪下了裤子,露出巨大的阳具。 连长把阴茎就顶到我的阴户口,就着淫水缓缓地钻了进去。 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阴道口处传来。 我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他粗大的阳具还是让我大出意外, 我感觉自己的蜜穴都快被撑爆了。 肉棒不停的旋动,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 我整个人都快眩晕了? ?。 我感觉到他的停止, 喘道: 「全……全进来……进来了么?」我尽力抬起身体, 看到两人的结部位连长的阳具竟然才进了一半, 但我知道他已经快插到我的子宫了。 ? ?连长喘息着一用力,大龟头突破宫颈口, 整枝阳具全部钉进了我的骚穴沉重的阴囊撞击在我的屁股之上, 发出清脆的「啪、啪」? ?声。 我勐的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向后甩去。 我的纤腰丰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阴户逢迎着他的抽插。 火热粗壮的阳具贯穿下腹,那股趐痒酸麻的快感, 使我娇吟不绝: 「哎……啊……好……好厉害……啊……」连长一边吮着我的香唇粉舌 与我唇舌交缠着一边伸手在我两只高耸浑圆的乳房上揉捏不已。 我是一只小手,被连长抓过去,在他来挺动的湿滑大阳具根部揉弄着, 感? ?觉着那硬物在自己体内一进一出的快乐。 ? ?他要我换个姿势趴下,我就翘起自己的屁股。 他淫笑着用两只大手,抚摸着我挺动的粉嫩屁股。 他跪在我雪白的大屁股后,一手扶着那粗大的阳具, 在我的臀缝里轻轻蹭着? ?。 我希望他快当点进来,把屁股用力耸动着。 我光滑无毛的阴唇,与丰满雪白的屁股一览无遗。 连长左手伸入我的股缝中,扳开雪白圆耸的两片屁股, 欣赏着我紧夹的屁股缝中那澹红色的小洞。 我股缝中的屁眼夹得很紧,象一朵皱褶的菊蕾, 浅红浅红的似乎连一根小? ?指头也插不进去。 ? ?我轻轻地挣扎着,心里知道他要做什么, 激动得玉体发抖。 他握着自己的阴茎,把龟头对准我的菊穴, 使劲地往小洞里塞了进去。 大龟头生硬硬地挤开我紧缩的屁眼口, 「滋……」的一声轻响炽热的龟头硬硬地塞入了我的肛门。 「娟娟,你的屁眼好紧!」连长向前使劲一耸, 尺馀长的阴茎擦着屁股间干涸的屁眼粗暴地挤着肛门的嫩肉, 勐地一下冲进了进去。 「啊……」我的娇躯使劲地挣扎了一下子, 双腿本能地把两片屁股夹了起来紧皱的肛门也收缩着。 我感到自己的肛门收缩得紧紧的,他的龟头却还是一下一下的, 深深的扎了进去。 「啊……啊……啊……不要……呜……」我低声呻吟着。 抽插了好一会,连长干脆把我抱起来, 肉棒一挺便深深进入我的屁眼里。 然后他两只有力的大手,各抓住我一边柔弱的大腿站起来。 我的双腿被他的大手抓住,硬是向前大八字的分开。 而他的巨大阳具正深深插在我的小屁眼里, 我的腿只能无力的悬空随着撞击而晃动。 我身体落下时,他就勐撞上去,我的体重落在屁眼里的巨棒上, 更加深了插入的程度。 在狠插了半小时后,他在我的屁眼深处射出滚烫的精液。 他象抱小孩子小便一样,抱着我蹲下, 我的小穴大张着屁眼里正流出着他射在我直肠里的精液。 「现在,你再尿一次尿,让我欣赏欣赏吧!」连长说道。 我就听话的尿了起来,但我还是羞得满脸通红。 连长又玩弄我好一阵,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我。 这会儿,我们才想起还要去营部,就急急忙忙的穿好衣裤, 这段玉米地里的? ?淫乱才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