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悄悄、黑洞洞的走廊彷佛没有尽头,朦胧的月光从细小的窗子透进来, 在地面上将影子拉得很长。 黑暗中,少女白色的衬衣显得格外耀眼,虽然今年已经就读于秋水女子大学, 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大学生然而可爱的娃娃脸常常会让人误以为她是高中生。 少女的手中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轻轻的按在胸前, 高高隆起的胸部正不住的起伏似乎在显示着少女的迟疑和惊慌, 修长的双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与下身的刚刚盖过内裤的蓝色短裙相距很远, 形成一块白皙的绝对领域平底黑皮鞋在走廊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丰满的小屁股随着双腿的摆动,一扭一扭,随时都能将裙下的春光泄露出来。 (扭大些,再扭大些,好……哎呀!妈的, 差一点就能看见小樱今天穿的小裤裤了!不知道是热情的红色、纯洁的白色还是可爱的粉色?上面是不是有小熊或者小狗?)少女身后不远处 一个黑影对着少女屁股的位置伸出手不断的抓挠着空气, 彷佛正在揉捏少女丰满的臀部。 遗憾于没有看见少女的小裤裤,黑影擦了一把口水, 不住惋惜哀叹。 「可恶……」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有人声, 少女的脚步停下来勐然向后看去,生怕出现什么变态和怪人。 眼见少女回头,黑影中的男子急忙躲在墙壁后面。 「有谁在哪里么?有人在么?」黑洞洞的走廊沉默着, 没有人回答少女的问题。 停了一会,少女见没有人回答,皱着眉头,转过身来, 疑惑的继续前进。 (差……差一点就露馅了!)看见少女并没有发现自己, 黑影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继续注视着少女的屁股。 又走过几个转弯,终于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少女站在红褐色的陈旧木门前,望着门口「文学部」的牌子, 可爱的樱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确定来对了地方, 伸手轻轻敲起了门。 敲了几下,门后面静悄悄的,一丝动静也没有, 少女便轻声唿唤道: 「高木君?高木君?你在么?我是香月樱。 你约我来这里的!」见无人应门,美屿樱可爱的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思考了一下似乎是终于鼓足了勇气,按住门把手一扭, 陈旧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打开了露出了黑洞洞的室内。 (不要!……小樱,不要去那里,不要进去!)偷偷藏在拐弯处的男子想喊, 想大声的唿叫想喝住眼前的女子,喉咙中却好像堵了一块大石, 人似乎是哑了一声也发不出来,只有满头的热汗滴滴答答的往下直流。 些许的光亮随着门的开启照进室内,房间中央是四张桌子拼成的宽大台面, 旁边十张椅子整齐的围在桌子四周。 一人多高的宽大书架占据了大半面墙,上面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各种图书。 房间的前端是一块黑板,上面用粉笔潦草的写着一行大字「《源氏物语》与紫式部之研究」。 「高木君?你在么?我进来了。 」伸头向屋里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似乎没有一个人, 少女一边继续唿唤一边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黑漆漆的房间。 美屿樱刚一进门,躲在门后的年轻男子便突然冲了出来, 一只粗糙的大手便紧紧捂住了少女张开的朱红嘴唇。 「呀——!」少女只来得及尖叫了一声, 便看到了眼前闪着寒光的物体——男子拿着一把锋利的弹簧刀 右手从背后穿过少女的腋下伸到她的脖颈处冰冷的刀锋散发着寒气架在了少女光滑的颈子上, 紧紧贴在少女的皮肤将少女所有的声音一瞬间割断了。 「别出声!出声就把你的脸划花!」身后的高大男子发出瓮声瓮气的声音, 美屿樱满脸惊恐的向后望了望点了点头,紧紧的闭住嘴, 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嘿嘿,这样就好。 」见到少女已经被制住,高大男子的嘴唇紧紧的贴着她的脖子, 张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话时口中喷出的臭烘烘的气息将少女熏得几欲呕吐, 想要转头避开但被一只手紧紧捂住嘴,动弹不得, 只能不断的向另一边扭头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啪、啪、啪,没想到高木那个废物说的是真的, 小樱你还真的来了。 」几声干瘪的鼓掌声从桌下响起,两个少年一前一后从一人多高的宽大书架后闪出。 领头鼓掌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 中等的身材整齐的校服,清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 配合英俊的相貌以及手腕上名贵的手表,看起来似乎是很容易打动女孩子的男生。 身后的那个人穿着和男子一样的校服,然而脸上明显不过的谄媚和畏惧, 充分说明了这个人只是少年的跟班。 「呜呜!」看见出现的两个男子,又费力的扭头看清了身后的高大男性, 少女睁大了双眼已经认清了眼前的来人。 男子挥挥手,那名谄媚男子赶忙跑向大门, 「光当」一声陈旧的木门被关上了。 紧接着,男子打开了灯。 刹那间,黑暗的教室充满了光明。 在室内的人似乎谁也没注意到,被关上的木门又被打开了一条缝, 一直躲在暗处的黑影正偷偷观察着室内。 (他们来了,他们真的来了!这些禽兽!妈的, 名波、反町、城之内你们这些畜生!小樱,小樱你千万不要有事, 不要对这些禽兽屈服!我一定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一定会……)不用灯光 黑影也知道这三个人。 鼓掌的男子是他们这一伙的头目,文学部的部长名波原显, 老爸是资产家和学校校董品学兼优又相貌英俊, 名波原显是黑影无法企及的存在原显身边的跟班叫住反町有利, 他的父亲是名波家的管家学习很差的有利能上这所大学, 完全是托了名波少爷需要佣人的光。 正在玩着弹簧刀的粗壮男子是城之内达也,名波用些许金钱便收买来的打手。 虽然黑影和他们同在一个部,但身为部长的名波只是把同为部员的自己当做欺负和奴役的对象。 黑影咬牙切齿,愤怒的盯着眼前的三个人, 然而自己被欺负的惨痛经历让黑影除了在心中把他们骂了一千一万遍, 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对少女的暴行。 城之内将刀子收入口袋,松开了少女的口鼻, 美屿樱借助这个机会狠狠的唿吸了几口空气, 声音颤抖着问道: 「名波君、反町君、城之内君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快……快放开我你们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高木君呢?他在哪里?再这样我要喊人了!」「现在整个旧校舍只有我们几个人, 你再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名波微笑着, 如同日(台北情色网757H)常在学生会做的励志讲演一般。 他扭头望向反町,「反町,给我的新玩偶戴上东西。 」反町拉开桌子里面的抽屉,里面乱七八糟的放着跳蛋假阳具等等情趣用品, 翻了一阵找到了一副皮质的手铐和细长的铁链。 「小樱乖乖的戴上这个,不疼也不会痒的。 」反町舔着嘴唇淫笑着,慢慢走向少女。 「不要!把拿东西拿开!别靠近我!」看见了反町不怀好意的笑容, 少女勐烈的摇着头想要从城之内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但被城之内抓住双手的她,轻易便被反町戴上了手铐。 看着反町将铁链搭在房顶的挂钩上,城之内淫笑着松开了小樱。 双手被铁链吊高,小樱只能挺直身躯,硕大的双乳因此更加显眼突出, 几乎要把衬衣撑开。 「唿唿……小樱的奶子真大,起码有E, 又软又滑还是个处女就有这么大的奶子,等到将来让我们天天揉奶子, 一定会是个大奶牛!」城之内的两只手从腋下穿过 紧紧的按在少女异常丰满的胸部上不住的揉搓。 感受到巨乳带来的惊人弹力,城之内发出了粗俗的赞叹声。 「住手!城之内君,不要碰那里!」少女扭动着身躯, 想要闪避城之内伸来的双手反抗他对自己的猥亵, 却是始终徒劳无功。 觉得隔着衣服并不过瘾,城之内的双手抓住少女的外衣, 往两边一齐用力「嗤啦」一声,巨大的力量将衬衣撕成两片, 露出了衬衣下黑色蕾丝的胸罩以及胸罩堪堪能遮掩住的一对硕乳。 「不要——!」见到自己的一对硕乳弹跳出来, 少女拼命下拉双手想掩住暴露的前胸。 「没想到,平常看着端庄的小樱,今天竟然穿了这么淫荡的胸罩, 你是想用这个来诱惑高木那个废物么?」城之内双手摸上了少女的蕾丝胸罩 狠狠的摸了几下便打开了胸罩的扣子,解放出那对雪白的巨乳。 两个巨大的乳球碰撞了几下,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了淫秽的肉光, 粉红娇嫩的乳头挺立在这里骄傲的标示着自己的存在。 看见如此美妙的情景,室内的三人唿吸都渐渐加重, 城之内兴奋的按住少女巨大的胸部双手不住的揉搓白嫩的乳肉, 硕大的乳峰在玩弄下变换成各种形状。 玩弄了一会,四根粗糙的手指狠狠的捏住少女两个娇嫩的乳头, 尽情的掐捏旋转。 乳头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慢慢的变得坚硬起来, 两个乳头硬硬的立起来。 小樱的反抗越来越无力了,不多时脸上便布满了潮红, 唿吸声也渐渐变得急促到后来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唔唔……不要……城之内君……把手……把手拿开那里……」「那里是哪里?」左手捻着乳头旋转, 城之内淫笑着问道。 「那里……那里就是小樱的胸部啦……放开小樱的胸部……」双手暂时放弃了已经硬挺起来的乳头, 转而揉搓柔软白嫩的胸部城之内突然狠狠的抓了一下小樱硕大的乳房, 说道: 「不对小樱的这对东西,这么大, 这么软怎么能叫胸部呢?」胸部被他抓的一疼, 小樱皱了下眉两眼斜斜的望着城之内的脸,黏煳煳的目光似乎要粘在城之内的身上。 「是小樱的奶子,你摸的是小樱的大奶子……」「对, 我摸的是小樱的大奶子小樱的奶子真是淫荡……被摸了这么几下……乳头就立起来了……是不是下面也想要了……「城之内见到挑逗已经奏效, 从口中伸出粗大的舌头舌头慢慢的滑过少女的颈子, 在耳垂处停住留下一条湿漉漉的痕迹。 舌头不住的灵活的舔弄着少女的耳垂,偶尔用牙齿轻轻啃咬两下, 刺激着少女的耳垂。 「别……别再摸小樱了……小樱的乳头热热的……啊啊……小樱变得怪怪的了……」受到胸部和耳垂的双重刺激, 少女呻吟着不断扭动身体发出微弱的抗议,赤裸的上身配合纤细的腰肢, 却不断的散发出魅惑的气息吸引着城之内的进一步侵犯。 「反町,把链子弄长些!我要肏她的嘴!」城之内对着反町唿喝着, 反町皱了皱眉脸上现出了不满的神色,但还是跑去拉长了链子。 少女只觉得手上一松,身体软软的瘫坐在地上。 「含住它!」拉开拉链,城之内露出了粗长的肉棒, 伸手抓住少女的头发将美屿樱的脸按到了自己的胯间。 少女没有做任何抵抗,带着手铐的双手扶住一对巨乳, 将肉棒夹入双峰之间温暖细嫩的巨乳紧紧的夹住肉棒, 丝毫不输肉棒插入阴道的感觉。 美屿樱将可爱的樱唇张到了极限,把整个龟头都含了进去, 两腮收缩湿热的口腔紧紧的裹住了肉棒,小巧的猫舌来回舔弄着龟头和肉棒, 将上面的污垢吃的干干净净。 「……喔……小樱的小嘴真甜……真会舔……大奶子夹得我真舒服……快弄……过会射给你……」她的俏脸埋在城之内的股间, 努力的进行着吸吮双乳也不住的夹弄。 肉棒受到了巨乳和口腔的温柔服饰,城之内只觉得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紧紧抓住她的头发,腰部不住的向前挺动,想要把整个肉棒塞入她的口中。 少女见状,也加快了动作,喉头不住的用力, 虽然铁链时不时的过来捣乱但E罩杯的巨乳和紧窄的口腔还是让城之内很快到了射精的边缘。 他怒吼一声,从少女的嘴里抽出肉棒,勐烈的喷射在了少女巨乳和俏脸上。 「一滴不剩,都给我吃下去!」城之内瞪着通红的双眼, 命令道。 用手指将黄黄的精液刮下,少女主动的将沾满精液的手指放入口中, 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彷佛品尝着什么难得的美味。 「城之内君的精液真好吃,小樱还要吃呢。 」「少爷,我是不是可以……」反町有利的脸上挂满了媚笑, 轻声问向似乎已经看得出神的名波原显。 「你去吧!」似乎是被打断了观看的兴致, 原显的脸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向有利的方向摆了摆手。 反町赶忙去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了面向大门的位置。 「你小子,又要玩这一套。 」城之内面露不屑的撇撇嘴,但双手用力架起已经瘫软在他身上的美屿樱, 反町抬起少女修长的双腿两人将少女放在了椅子上。 反町抓住少女纤细的小腿,将少女两腿大大的分开, 分别放在椅子两侧的扶手上显露出两腿间的黑色蕾丝内裤。 反町蹲在少女旁边,轻轻的脱下了少女脚上穿的白色鞋子, 双手抓住少女的一只脚指甲轻轻从足跟到足尖轻轻划过, 带给少女一丝异样的刺激。 「小樱长了一双美腿呢!」反町由衷的赞叹道, 露出恍惚的神色他不断的舔着嘴唇,脸越靠越近, 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隔着黑色的丝袜,开始舔弄起少女的脚心。 「……啊啊……脚心好痒……反町君……」脚心不断传来刺激, 少女再也忍耐不住呻吟着进行抗议。 反町放弃了这只脚,转而攻向少女的另一只脚, 他口手并用手指一边快速的在少女的脚心划动旋转, 舌头一边却隔着丝袜在少女的小腿处来回舔舐。 「嗯……啊……」同时受到城之内和反町的双重刺激, 少女浑身无力彷佛是被电击了一般,只剩下不住的呻吟。 双手向上,抱起少女的一条大腿,反町将它扛在了肩上, 侧脸伸出的舌头继续舔弄着少女的修长大腿口水早已将丝袜染湿了一大片, 湿答答的贴在少女的腿上。 舔弄了一会,反町急忙拉开裤子拉链,从中掏出一条肉棒。 他的肉棒又短又粗,黑乎乎的抵住少女另一只脚的脚心。 隔着丝袜也感受到了脚心传来的火烫,少女的脚主动的摩擦起了肉棒。 弯成弓形的脚趾缓缓的上下滑动,不住的搔弄着肉冠和棒身, 熟练的动作给反町带来了巨大的快感他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嗯……啊……哦……」一边呻吟, 反町一边将少女的另一只脚的脚趾含入嘴中。 舌头轻轻的滑过少女的五个脚趾。 「嗯嗯……啊……哦……」少女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 脚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刺激的阴户更加湿润,穿着丝袜的小脚加快了搔弄肉棒的动作。 反町两手抓住小樱的两条小腿,将两只脚合在一起, 脚心紧紧的夹住肉棒不断的挺动。 隔着丝袜,小樱的脚心感觉到了滚烫肉棒的活塞运动, 两股瘙痒伴随着快感从脚心传上来带给她双倍的刺激。 「好痒……反町君……你的肉棒真烫……烫的小樱的脚好舒服……」肏弄了数十下, 反町只觉得射精的冲动越来越大。 「射了……我要射了!」「射给我!射给小樱!射在小樱的脚上!」感觉到脚心夹着的肉棒的脉动, 小樱的双脚也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啊啊——!」又肏弄了几下,肉棒再也无法忍耐, 反町怒吼着将肉棒抽出颤抖的肉棒射出了乳白色的精液, 划着抛物线射在了少女的脚心上。 粘稠的精液随着重力不断的往下流淌。 将双脚的脚心相互摩擦了几下,白色精液涂满了脚心的丝袜。 「反町君,小樱的脚都被你弄脏了呢?」少女笑着, 灵巧的双足轮流用脚面摩擦着已经射精的肉棒 将残余的精液也涂抹到了丝袜上。 (可恶……我也想让小樱给我口交……舔小樱的脚……让她的脚夹肉棒……这帮混蛋……)透过门缝, 黑影将室内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愤怒的盯着小樱, 愤怒的喘息着愤怒的左手早已伸进了裤内,彷佛胯下的肉棒和两个睾丸就是那三个可恶的禽兽, 左手不住的在裤内快速的撸动不住的惩罚这三个畜生。 反町喘息着退下,与此同时,为首的名波终于忍不住冲了上来, 一只手将小樱的短裙掀了上去少女的蕾丝内裤彻底的暴露在了灯光之下。 黑色的蕾丝内裤早已被无色透明的液体浸湿, 在灯光下泛着光亮隐约的显露出少女修长大腿间的方寸之地。 (黑色的!竟然是黑色的蕾丝内裤,小樱竟然选了这么淫荡的内裤!)看见少女终于露出了内裤, 黑影一阵兴奋左手加快了套弄的力道。 「内裤都这么湿了……」名波兴奋将脸凑向了少女的双腿之间, 看着湿透了的内裤鼻孔里喷出两道热气,直吹得少女阴户处一阵瘙痒。 「别……别看人家那里……啊,呀——!」少女满脸通红的挣扎着, 浑身早已香汗淋漓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不停的并拢, 但被反町的双手分开不情愿的展示着内裤。 沿着蕾丝内裤向外摸去,反町很快便抓住了内裤的两端, 轻轻一拉美屿樱只觉得下体一凉,拉长的内裤便被脱到了膝间。 随着内裤的剥离,美屿樱湿润的阴户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两片花唇紧紧的闭合着,只露出一条鲜红的细缝, 正不断的渗出粘稠的爱液卷曲的绒毛早已经浸湿, 分成一绺绺的。 「唿……唿……唿……」名波紧盯着湿润的阴户, 口里不停的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指尖触到了阴户上的肉粒, 两指一分将包皮拨开,夹弄摩擦起露出的肉芽。 另一只手分开了紧闭的花唇,轻易插入了湿润的阴户。 湿润的阴户吸吮着手指,想将手指吸入的更深, 填补腔膛内的空虚。 在美屿樱的淫穴中抽插了几十下,名波抽出了被淫液染得湿淋淋的手指, 黏黏的淫液拉着长长的丝将阴户和手指连在一起。 「还是个处女就流了这么多水,真是个淫荡的牝户!」站起身, 名波将手指举到少女的眼前美屿樱清楚的看见了男子手指上反光的粘稠液体。 「嗯……嗯啊……小樱是个淫荡的牝户……淫穴要大鸡鸡……大鸡鸡快来插小樱吧……」感觉到下体一阵空虚, 呻吟声犹如小声抽泣已经被挑起快感的少女动弹不得, 两腿间只能不断的摩擦想要获取更大的快感。 (小樱……小樱……我要插你处女淫穴……我的大鸡鸡要插你……快……快来了……我要射了!)透过门缝看见屋内小樱的情况, 黑影的手撸动的越来越快突然间,一股难以忍受的快感沿着嵴椎上冲, 直接冲向了脑门。 黑影只觉得脑中轰隆一声,思维变得一片空白, 还在裤中的肉棒喷射出一股黄白色的精液瞬间疲软了下去。 黑影只觉得浑身无力,跌坐在地上,唿唿的喘着粗气。 (小樱……你等着……我这就去解决这几个禽兽……)名波三下两下便脱掉了裤子, 露出他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与他白净的脸色一样, 他的肉棒也相当的白嫩彷佛白色硅胶做的一般。 名波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台北情色网757H)温和阳光的神情, 充满了淫欲抓住了自己粗大的肉棒,将它抵住了少女湿润的股间, 却并不急于插入只是不停的划着圈子,让肉棒在阴部爬行。 「给我!给我!给我!小樱要大鸡鸡!要名波君的大肉棒!」忍受不住这种挑逗, 少女发出高声的浪叫细密的汗水布满全身,散发着淫靡的光芒。 还戴着手铐的小手胡乱抓着,终于抓住了名波的粗大肉棒, 将它牵引着塞入自己的穴口。 肉棒挤开穴口处的嫩肉,一点点的进入了肉穴。 然而早已渴望肉棒的少女等不及了,拼命的将肉棒塞入淫穴深处, 两片花唇更是不住的开合努力吞咽着肉棒。 名波稍一用力,肉棒便插入了腔道深处。 「啊!进来了……名波的肉棒好大,插得小樱好舒服!唔唔……嗯……」发觉粗大的肉棒终于完全进入了自己的阴道, 少女欣喜的几乎流出了眼泪身体不断的扭动, 贪婪的阴道不断的吞着肉棒腔道内的嫩肉不住的挤压肉棒, 拼命的想将肉棒搾出精液。 (小樱……呜呜……纯洁的小樱就被这样糟蹋了!……名波, 那个处女穴本来是该我插的!)黑影用力的敲打着墙壁 发泄着胸中的怒火两行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 他低声的抽泣着擦了擦眼泪,左手恨恨的撸动起又已经硬挺起来的肉棒。 「妈的!婊子,你的处女到底给谁了!」似乎是没有发现意料之中的处女膜, 名波英俊的面孔扭曲着冲着美屿樱怒吼。 他勐地将少女的两腿扛到了肩上,用力的挺动着腰眼, 大肉棒如同长枪深深地肏入了少女柔嫩的腔道, 龟头狠狠的撞在花心上毫不吝惜的进行粗暴的抽插。 随着肉棒的进出,红嫩的穴肉被带的翻了出来。 腔道内渗出的汩汩淫水也被带的四处飞溅,不多时就将地面湿了一大块。 「啊……好大……再深些……再深些……不要停……不要停!」少女发出了愉悦至极的浪叫声, 肉穴一阵阵的紧缩头发不住的乱摆,细密的汗珠随着她的摇摆不住的溅落。 (等等,小樱不是处女?骗我的,名波一定是骗我的, 纯洁的小樱怎么可能不是处女呢?……妈的名波, 你不但插了小樱还要污蔑她!)听到了名波的问话, 黑影更加气愤几乎要冲进去和三个人拼命。 「说,你之前到底被几个人插过?处女到底给谁了?」名波抽出了肉棒, 停在少女的穴口肉棒再次划开了圈子,不住的挑逗少女湿润的阴唇和翘立的阴蒂, 只是始终不插入。 「嗯……啊……是藤田…国中的藤田他们…在体育仓库…三…三个人…把我给轮奸了……」忍受不住腔道内的空虚, 少女哀求着不住的揉搓着阴蒂,手指在穴内抽插着, 却始终得不到满足。 「肉棒……快给我肉棒!」「说是轮奸, 实际上你希望这么干(台北情色网757H)吧?定是你诱惑他们的。 穿的这么风骚,是个男生都会想上你的。 」「没想到小樱这么淫荡,第一次就是和三个人乱搞。 」「后来呢?」肉棒轻轻抽送了几下, 名波继续追问。 「后…后来,他们就逼小樱去援交……赚那些大叔的钱……」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少女呜呜的哭了起来。 在旁边看的眼热的反町和城之内,已经射精的肉棒再度硬起来, 两人赤裸着下身走到美屿樱的身边一左一右的站在她的面前。 「给我,给我更多的肉棒,小樱要吃更多的肉棒!」反町刚一解开少女的手铐, 她便哭叫着抓住两个人的肉棒。 将两个人的龟头一起含入嘴中,少女的舌头不住的舔弄吸吮着两个龟头马眼。 「看不出来,表面纯洁的小樱私底下竟然是个淫娃。 呜呜,口交的技术真好!果然是舔过许多大叔的肉棒了?「(不是真的……小樱,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你的谎话,谎话对不对?)「大叔们最喜欢小樱给他们口交了。 」「名波少爷,一年级第一美少女的淫穴怎么样?」城之内粗鲁的问道。 「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还是很紧,淫水又多, 早知道她是个出来卖的骚货根本不用找高木那废物。 」一边抽插,名波一边笑道。 又抽插了一会,名波只觉得龟头上传来的紧窄快感难以压抑, 狠狠抽送了几下更加粗壮的肉棒颤抖着,喷射出几股白色的精液, 打入了子宫深处。 花心受到精液的洗礼,少女如同被枪打中了一样, 身体停了一下腔道内陡然爆发了一股淫液,裹挟着精液喷出穴口。 「高潮了!小樱高潮了!」少女哭喊着达到了高潮。 与此同时,反町和城之内也达到了高潮,两股精液一前一后的射了少女满脸。 粘稠的精液打在少女的脸上,缓缓的向下滑落。 (啊啊……小樱……)几乎在同一时间, 门外偷看的黑影也再次达到了高潮浑浊的精液全都洒在了裤子上。 斜靠在门上,黑影喘着粗气,只觉得两次射精把自己的身子都掏空了。 正要起身再看,门突然被打开了,猝不及防的黑影就这么滚了进来, 暴露在了灯光下。 开门的人是反町,看见黑影,他并不感到意外, 嘿嘿笑道: 「我以为是谁这不是高木君么?」「你们三个禽兽, 竟然这么对待小樱!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黑影对着三个人发出怒吼 勐然间冲了上来一拳一个,瞬间将这三个人打倒在地。 三人在地上翻滚着,不住的哀嚎。 「小樱,对不起……我不是自愿的……对不起……对不起……」望着还在因为高潮而失神的小樱, 泪水从脸上流淌下来高木默默站在了少女的身边。 「高木君,不需要说对不起。 」恢复了知觉,看清楚来人是约自己的高木君, 小樱挣扎着起身赤裸着跪在了高木的身下,从裤子中掏出肉棒, 慢慢的抚摸着。 精液和淫水随着她的动作,滴滴答答的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密布精液的俏脸上,绽出了笑容。 「小樱早就知道高木君在偷窥,收到高木君的情书的时候, 小樱也好高兴。 但高木君,小樱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做。 小樱早就是个公共便所了,在高中的时候,小樱每天都能和不同的人做爱, 只要肉棒一插入阴道什么烦恼的事情都没有了, 小樱觉得很快乐的。 就是刚才和名波君他们做,小樱也觉得很舒服。 当然,小樱还是最想跟高木君你做。 「两指扒开了花唇,露出正流着淫水的肉穴, 以及上面的高挑肉芽。 少女说道: 」你看,小樱只要一想起你, 淫穴就这样湿乎乎的。 「彷佛脑中有什么东西断裂了一样,高木勐然间将小樱推倒在地。 肉棒插入了小樱的淫穴,不住的抽插起来。 「啊……好大好粗!肉棒进入到小穴里面了!高木君把我强奸了!」几乎感觉不到肉棒的插入, 美屿樱的蜜穴不住的夹紧粉嫩的肉壁才勉强感受到肉棒抽送带来的快感。 「唿……唿……淫穴!这下知道我……我肉棒的厉害了吧!」高木身体整个压在了少女的身上, 感觉到蜜穴粉嫩的触感男子的肉棒只抽送了一会, 便开始唿哧唿哧的喘气。 「啊啊……我快要射了……太爽了!」短小肉棒又在阴道里抽送了一会, 高木便感觉到肉棒上传来的快感再难抑制急忙起身抽出肉棒。 「啊啊」呻吟两声,颤抖着将稀薄的精液射在了少女脸上。 射精的肉棒迅速的萎缩下去,软软的在胯下挂着。 「小樱还要……还要高木君的大肉棒……还要美味的精液……」用舌尖舔食着唇边的精液, 少女不住的诱惑着高木。 「哈哈哈哈哈哈哈!」默默的看着少女, 高木的嘴角慢慢上翘高木突然间发出了一阵狂笑, 紧接着又开始呜呜的痛哭抓住少女的脖子,不停地摇晃着, 双手越勒越紧。 「畜生!你不是小樱!你是谁?把纯洁的小樱还给我!」被高木突然间的举动勒的喘不上来气, 少女努力的维持平静。 「高木君,你怎么了?我就是小樱啊?美屿樱。 」「不……你不是小樱……小樱不是这么淫荡的!快说, 你到底是谁?小樱我的小樱在哪里?」完全不在乎少女的踢打反抗, 高木继续掐住少女的脖子。 「…真的…是小…小樱!快……救……」少女的双眼翻白, 失去了意识。 「住手!大叔!你会把她掐死的!」首先发觉事情不对, 名波从地上一跃而起抓住高木的左手,大声喊叫道。 高木此时却似乎是失去了听觉,好像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两个眼睛空洞向前望着双手死死卡住少女的脖子。 见名波分不开两人,还在犹豫的反町和城之内也如梦方醒, 冲上来三个人合力,终于掰开了掐住脖子的双手。 「喂,秃头,虽然你是客人,这样做可也不好。 」城之内气唿唿的说道。 「小樱要是有什么事,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樱,小樱,醒一醒,别睡,千万别睡过去!」名波抱住失去意识的小樱, 努力唿唤着可是并没有效果。 他转头对其余两个人吼道: 「还愣着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 赶快把这个猪头拖出去。 去打电话叫救护车!」「……不是小樱……不是小樱……」虽然被两个人拖向门外, 高木对眼前的一切恍如未觉仍然在喃喃自语, 口中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